当前位置:首页 >> 自媒体

回首五后的高中生活昌吉学农回放一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1次

回首五0后的高中生活 昌吉学农回放(一)

43年的风华岁月,弹指一挥间。昔日的靓女帅哥正在步入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行列。

43年前,年轻的我们常常憧憬未来,规划着美好的人生。

如今我们只能回忆过去的人生风雨,沧桑岁月。闲来无事,想起我们当年去农村的一段往事,也赶个时髦拿出来晒晒,与诸同学共同回忆我们五零后的高中生活。

一,命运多舛的74届高中毕业生

我们这届高中生,是后第一届高中生,由71、72两届初中生合并为一级。那年月,招生讲就政治觉悟,上高中凭推荐,分数仅作参考,很多学习不错的都没有上高中,我第一次也未被录取,后来大概找学校的家长人多了,学校又扩招了一个班。那一届初中二连六个排,招了三个班高中。

我们上高中时,当时刚刚粉碎集团,社会上一片批极左路线的气氛,老师也敢大胆的教学了,我们所在的高二一班,一开始学习风气还是挺浓的。

刚上高中时,经常有说,我们这些高中生要直接上大学,以后大学在推荐的基础上,还要进行文化课考试。又说把原长蒋南翔找来,要让他当长,蒋南翔说,要他当长,那要把现在的大学文凭收回来,指工农兵学员。这些利好的让我们充满了信心,晚自习也开始了。

我们的班主任康福信,那时好像刚从铁路火石泉农场上来,开始大家都说新来的班主任是北大毕业的,他留个平头,带着一副眼镜,颇有大学生的风度。先教我们的化学,后来教物理,记得在一次班会上,他从我们所学的三角函数,讲到立体几何,平面解析几何立体解析几何?讲数理化不分家,还有量子力学,都是我们不曾听过的,顿觉此老师学识渊博,虽然教物理,但同学若问其它课,如数学语文,他也乐于辅导。记得一次看完,金姬和银姬的命运,写作文。他又把一些人的作文进行讲评。他常因一些俗语来说明问题,如: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书生窃书不算偷。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这样的学习氛围并没有维持多长,到了1973年夏天,中央发了个30号文件,重申了知识青年继续下乡,还有张铁生的白卷,彻底打碎了我们从高中直接上大学的梦,后面又是黄帅反潮流。

1974年,运动开始,几篇小学生日记在教育战线掀起了波浪,要批智育第一的思想。要反。过去减少的劳动课又增加了,去工厂去农村学工学农,当时铁一中去局属的几个工厂,而我们根据局教育处的安排,到昌吉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当时课程已经减少,上午三节课,同学们参加,批上智下愚,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批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批天才论,批天马行空,独往独来。学校的走廊上贴满了的、漫画。数学教研室办的数学园地那块黑板报也悄悄的不见了,取代而之的是批师道尊严的文章。在这种气氛中,我们开始了下乡的准备。

在动员会上,康老师讲了这次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活动的意义,并以他自己的经验现身说法,他们在火石泉农场如何锻炼,接着就是具体要求,第一,要端正态度,是去接受再教育的,当劳动者去的,一切与劳动无关的书籍不许带,什么英语数学化学之类?想一想,即将毕业的高中生,却不许带课本,而现在,正是高中生冲刺的时候,可我们却到农村去了,第二。就是要求我们,在行李准备的过程中,一定要和贫下中农一样,绸子缎子被面的被子不要带,的确良裤子不要穿,准备好草帽,水壶和一些必要的药品。

二 出发

1974年5月9日,我们出发到昌吉去接受贫下中长此以往将会寒了我们医务人员的心!最终伤害到的还是患者啊!”说这话时农的再教育,那一天学校人山粮草*5。 签到5次:银币卡(中)*5人海,很多家长都来送同学,千叮咛万嘱咐。同学们也是特别兴奋。由于车比较少,只能分批的往农村送。我们高二1班从早上一直等到吃完中午饭车才来,男同学装完行李,我们就坐在行李上面。上了车以后,车从铁三中出发,过和平渠走过木材加工厂沿着乌昌公路到了昌吉。那时候的昌吉没有现在这样繁华,记得好像就一条马路穿城而过,两个十字路口,我们要去的是昌吉市永丰公社,从柏油路下来以后,往大队去了路上都是土路,我们在车厢里面,头上都是满满的一层土,车在小路上颠波了半天才到了生产队。

三 进生产队

生产队上人很少,可能都干活去了,我们在生产队下了车,这是生产队的一个库房,一台拖拉机上的柴油发动机横在库房两房之间,前面还有一个篮球场,估计生产队也是常在这里开会,没见到贫下中农迎接我们。汽车进村引起70级只是最低要求而已几声狗叫。下了车以后,我们自己把行李搬到库房。这个房子是生产队的一个库房,现在不用了,给我们腾出来,一间作为男生宿舍一间作为女生宿舍,那间女生宿舍稍微大一些。平常我们开会学习都在女生宿舍里面。生产队知道我们要来,已经做了一些准备,在地上铺满了厚厚的麦草,也没有床全部都睡地铺,在麦草上我们打开行李,每人把褥子铺上,住的地方就这样定了。当然睡地上褥子易返潮,当太阳出来时,晒被子就不可缺少了。

农村没有电灯,每天都靠煤油灯或手电筒照亮,吃的在旁边有一间房子做伙房,里面有几口大锅,粮食可能尚未运来,那个时候也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记得头几餐,我们吃的都是黄豆芽,而且这个豆芽,还有一部分好像坏了,每次炒菜之前,每个同学都分了一盆在那儿摘豆芽儿,把坏的摘掉。

第二天到了下午,可能是快收工的时候,生产队给我们开了一个欢迎会,在会上队长代表生产队对我们的到来表示欢迎,同时也说我们生在城市里面的孩子,不知道庄稼长得什么样子,到这里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同学代表也发了言,表示要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放下架子。那个时候,队里也没什么活,队长让我们去包谷地里面锄包谷,给包谷间苗给我们了一些工具,主要是锄头。

第二天一早上,六点多钟,太阳还没有升起来,天还萌萌的亮。我们就被叫醒了,一看这也没有水要到一个河沟去洗漱,到了河沟,我们一伸手下去,那个水是冰凉冰凉的。在家我们也用凉水洗过脸,但那个时候是在热的房子里面还不显着凉,现在早上的6点多钟,外面冷风嗖嗖的,很多女生都穿上了棉衣。再加上这个冰水,确实让人感到非常的凉,可真是拨凉拨凉。洗漱完了,我们开始早饭,这一天吃的是糊糊苞谷面糊糊,还有馒头。

四、学习锄包谷

我们每天早上6点钟上工,到了九点钟回来吃早饭,十点再去上工,一直到中午2点钟收工,吃完午饭后休息两个小时,下午四五点上工,到晚上9点钟收工。一天就是这样的过去了。地里面的玉米苗长的一拢一拢的,我们的任务就是把那一些小的剪掉留下大的,这个活也不算太累,但是需要一点技巧,刚开始我们把很多好苗也给剪掉了。一个老社员过来给我们做示范,拿着锄头讲哪些苗要除掉哪些苗要留下,有点像朝阳沟里面的拴宝敎银环锄草。于是就开始了这样的劳动。劳动到一半,大家觉得口渴的很,而且也没有带水,于是我们个别人就爬到渠沟去喝水,这在城市是想都不敢想的,但是渴得太厉害,快到中午的时候,来送水了,一个同学挑着一副担子过来,里面是茶水。同学们立即围着水桶喝了起来。

本文相一个班级在一周内出现两例手足口病例才需要上报、停课。  从初诊到死亡仅三天  “上月22日关词条概念解析:

昌吉

昌吉市,隶属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位于天山北麓、准噶尔盆地南缘,地处亚欧大陆中心,是昌吉回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全市总面积8215平方公里,总人口36.33万人(2011年),其中汉族人口占72%。昌吉市辖7镇3乡6个街道办事处,50个社区居民委员会,87个村民委员会。境内有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六师师部及所辖101团、103团、军户农场、共青团农场和中央、自治区、自治州驻市单位150多个。昌吉市GDP连续六年保持两位数增长。先后获得了国家卫生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全国科技工作先进市、全国环境整治优秀城市、全国卫生先进城市、全国双拥模范城等10项国家级荣誉。

西安早泄哪家好
兰州子宫内膜炎哪家好
沧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相关阅读
美洲杯新娘丹妮埃拉与C罗偷情爱看梅西踢球
· 约克夏最近不怎么吃饭是为什么位置

约克夏来了一个礼拜例假,隔了2天又出血,暗红色粘稠,吃了阿莫西林和益母草颗粒,2天后已经不流血了,但还是不吃饭。这是怎么了?拥挤的寂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