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数码

一九九六年节能

时间:2020-10-19   浏览:0次

一九九六年,八月末。在平顶山武冈市采访近五天,身心均已疲惫。偶得空闲,听接待人员说距采访单位不远的山上,有一湖波,自然风景很不错,只是有点荒凉。于是,就动了游玩的兴致。

这天中午饭后,借着稍许酒兴,攀岩而上,并未告诉他人。

天气依然闷热,山路又崎岖陡峭,未至半山腰就已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幸好前方不远处有一处酒肆,虽然简陋,但也是歇脚解渴的好去处。

酒肆确实不大,炊灶和三张餐桌摆满了整个屋棚,旁边有两间小石房,估计是酒肆老板居住和存放东西的。

该老板是个中年妇人,却长得高大魁梧、豹头环眼。旁边一二十许姑娘却长得闭花羞月、沉鱼落雁,画着浓淡不相宜的装,时不时的,到另一桌客人那里劝酒,并说着打情骂俏的话语。当时流行在一些僻静小饭店,老板总会找几个姿色不错的年轻女人陪客人饮酒、聊天及污七八糟的行为,以此,招揽生意。

心中正为那女子惋惜,又见她叫老板娘“妈”,更是令我吃惊非常。

另一处客人很快在“欢声笑语”中离去。

酒肆顷刻间静下来,耳际偶尔传来女子收拾碗筷的叮当声和老板娘切菜的笃笃声。稍顷,三瓶冰镇啤酒和一碟煮花生、一碟鹅胗、两只玻璃杯摆在我面前。

顾不得其它,我满满倒了两大杯,几5月15日上午10时乎是一饮而。咂咂嘴,拿起筷子刚想夹菜,却发现面前两尺处,那女子一张皓月般的脸上两只明亮的、透着好奇、吃惊的眼睛,正一丝不苟地盯着我。

被她看得有点不安,

“有事吗?”

她这才把脸收回,却一屁股坐在对面木凳上,又恢复了那种玩世不恭的神态。

“大哥好酒量,小妹陪大哥喝一杯。”

然后麻利地在我用过的两个玻璃杯中倒满啤酒,一杯端给我,见我不接,就放在桌上。另一只手举起另一杯也是一饮而尽,又倒满。这才拉起裙角拭去嘴边的酒沫,熟练地从胸前的衣兜里取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支叼在嘴上,拿过我的打火机“啪”地点燃,深吸了一口,伸颈吐出了一长串烟圈,然后才斜睨我一眼,

“大哥是外地人吧?怎么?看不惯我们山里人?”

我只好说没有。

她长叹口气,脸上挂满了忧伤,

“我们山里人穷啊!山里的女人苦啊!”

我不由得同情起她来,点点头,

“好日子会有的.”

“那你请我喝酒!”

脸上又变得妖冶无比,我有一种上当的感觉,却也无奈。只好举起酒杯,想尽早结束这不快的际遇。

她又是一饮而尽,抹抹嘴,

“哥哥到我们这穷乡僻壤干什么?”

“到山上看看”。

“你要去大湖?”

她瞪大眼睛。

看她反应异样,我问,

“怎么啦?”

她死死地盯着我的眼睛,好大一会儿,忽然笑了,很隐晦。

“大湖好啊,很美,啥都有”。

我忽然警觉起来,也笑笑问,

“啥都有?都有什么?”

她笑着摇摇头,

“哥哥,你笑的时候比板着脸好看多啦,来,小妹今天陪你多喝几杯,看看你这外地人的酒量大,还是我们山里人酒量大?”

随后,又大叫,

“妈——多拿几瓶酒来,要好的,我请客——!”

我没有阻止,只是感到可笑。

喝到第八瓶时,她已醉态十足。

把木凳移到我跟前,右手搭在我左肩,

“哥哥,带我一起去吧?”

一股刺鼻的烟味混合着酒臭以及劣质脂粉的香味向我扑来。我皱起眉头,轻轻拿开她的手,毅然站起,

“我该走了”

转首叫道,

“老板——,结帐!”

女子静静地看着我,

“哼!你别后悔!加五十元小费!”

她张合着口红粘染到门牙上的嘴,狠狠说话的时候,我更加厌恶,逃也似地离开酒肆,身后一枚香烟屁股向我扔来。走出良久,身后隐隐约约飘来一阵优美却又饱含诅咒意思的山歌,回首望去,那女子在酒肆周围燃起一处处浓烟,远远飘来,味道怪怪的,看着她那婀娜的身材,我叹口气,

“孙二娘开店么?可惜啦!”

然后,往山高林密处行去。

一路上不说是鸟语花香,却也郁郁葱葱,寂静非常,别有一番滋味。

两个小时后,眼前树木赫然开阔,知道水库已经不远。果然,不到二十分钟的山路,我已来到一片近千亩、碧绿的湖边。四处静悄悄的,间杂着几声鸟啼。确实够荒凉的,可是,我最喜爱这种没经过开发的处女地。于是,就沿着镜子般的湖边,踢踏着凉爽的湖水,边走边唱,

‘唱山歌——哎——这边——唱来——那边和——山歌好比春——江——水——哎——哪怕——山高——沟又深——哎——沟又深——”

想起那女子唱歌时的深深恨意,不禁哈哈大笑,

“比唱歌么?你还差得远。”

又想,这么好的歌声,竟然没人对唱,也是遗憾。

见四处无人,索性脱下衣服, 裸地扑进湖中,纵情徜徉起来。真美啊!这林木高耸挺拔;这湖水晶莹通透、沁人心脾;这鸟啼,清脆悠远……我尽情陶醉在这大自然的怀抱里。

许久,从水中走出,来到岸边一块三丈高巨石的阴凉处,点起一支香烟,惬意休息。

天色近晚,正准备穿衣离去,突然感到一阵心悸,一种如老牛喘息般的呼噜声由巨石背后传来。我放轻身体,挪到巨石边缘看去,不仅冷汗直冒,百米远处,一条八米余长的褐色巨蟒正蜿蜒爬来。我懵了,脑子一阵眩晕,也是自己大意,刚到巨石阴凉处休息,就闻到一股腥臭味,可能是这畜生的休息之地啊!这才想起那女子隐晦地说‘什么都有’是什么意思。怎么办?跑是跑不过的。此时心中恨死了那女子,更后悔没让她一起来。想起离开时她眼睛中的怒意,那粘着口红的门牙,那阴深深的话语‘你别后悔!’,那远远扔向我的烟头……

咦,我灵机一动,点燃了还没echo David Yang; }来得及穿上的衣服,由巨石边向巨蟒扔去。果然,它惊异地在五十米处停下来,口中的呼噜声加剧。可好景不长,衣服即将燃尽。我活动活动麻木的腿脚,心中感叹,只能和它比脚力啦,这时才理解‘听天由命’这个词语的真正含义。

正在无助之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密集、巨大的锣声。那女子婀娜的身姿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只见她边走边敲,口中发出的竟然是嘹亮的歌声,

‘唱山歌——哎——哥在——那边唱——妹在这边和——’

此时,耳边传来一阵飞沙走石声,巨蟒抛下我,向远处走来的女子扑去,那锣声更加紧密、巨大起来。我来不及多想,以百米速度由巨石后冲出,向来路飞奔。边跑边用眼睛余光注意女子方向,见那巨蟒已经离那女子不远,女子不再敲锣,也在从另一条路飞奔而下。我不知哪来的勇气,转身停下,引颈高歌,

‘唱山歌——哎——这边——唱来——那——边和——妹妹好比春——江——水——哎——不怕——路远——沟——壑深——’

巨蟒停下,转首向赤身裸体的我追来,看看已经只距百米远,我迅速向山下冲去,根本不顾有没有路,旁边有没有荆棘,身上有没有划伤。即便如此,那条黑龙也在逐渐缩短与我的距离。

这时远处又响起锣声,同时响起的还有嘹亮的歌声,

‘唱山歌——哎——哥在——那边唱——妹在——这边和——哥哥好比春——江——水——哎——不怕——滩险——湾又多——’

巨蟒好象特别讨厌那锣声,又停下,横穿林木,向女子扑去。

如此往复,渐渐酒肆已经在望,鼻中已隐隐约约嗅到女子在屋后燃烧的烟味,身后已不见巨蟒多时。又跑出一段距离,我突然失去知觉。

醒来时,却在女子背上,她艰难地背着我一步步向山下挪去,修长、白皙的脖颈上挂着铜锣,嘴里咬着锣槌,口红和口水沾染在锣槌杆上。她的背部很是柔软,鼻中充斥的依然是那混合味,此时却是令我感觉那么香甜。

忽然,她把我抛在地上。

“醒啦?醒啦还让我背?”

她擦擦满脸的汗水,梳拢一下散乱的秀发。我傻傻地呆在一旁看着她做的一切。她又摸 前的衣兜,向我伸出手,

“给我一支烟?”

然后意思到什么,贼兮兮地盯着一丝不挂的我,好大一会儿,哈哈大笑,

“哥哥,你现在好俊哦!”

接着又大笑。我脸色顿时通红。好在此时夜幕已落下,月亮已经悄然升起。

月色里,陡峭的山路上,留下一串对话:

“哥哥,山里人好么?”

“好!”

“哥哥,山里人俊么?”

“俊!”

“那哥哥来大山住吧?”

“好!”

“真的?”

“嗯!”

“哎——大山里的人脏啊!”

“不脏!”

“哥哥抱抱我?”

“……”

“还是我来抱哥哥吧!”

……

于是,月亮被云影遮住,这段崎岖蜿蜒的山路,变得模糊起来。

不久之后,我向一位老总级的同学讲起此次经历,同学再三追问,

‘咦?那天你们真的没有发生过什么?’

“发生啦。”

“发生什么?”

“被她抱了一下。”

“就这么多?”

“噢,还在她家吃了饭。”

“就这么多?”

“还喝了酒”

“就这么多?”

我大怒,

“你他妈的有完没完?你到底干不干?”

同学问,

“干什么?”

“你出二十万,我负责把那条大蟒捉来,卖到动物园里,保证你大赚一笔。”

他考虑良久,从近视眼镜片后射出狡猾的目光,

“你不会是借机寻那女子约会吧?”

“你混蛋!”

我气的扭头就走,身后仍然传来同学的自言自语声,

“那天晚上,真的就发生这么多?”

……

共 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跟随作者的步伐,进入了大山,结识了大山里的豪放自然热情的女子,见到了大山里特有的巨蟒。开始的主人公戴了有色眼镜,以装扮十分鄙视这名女子,并厌恶女子的行为。在经历过与蟒蛇斗智斗勇之后,改变了对女子的看法,同种混合气味此时却觉得香甜。文章结构紧凑,处处埋下伏笔,女子莫名其妙的话为下文遇到蟒蛇做铺垫。同作者经历一次险遇,感谢作者投稿。【:倾宇】

1楼文友: 2 :41:12 问好作者,期待作者的下次投稿

2楼文友: 2 :4 :12 结尾主人公捉蛇可有什么含义?是不想女子在山里再遇到蛇?或是不想其他游览者遇到?

楼文友: 2 :45:16 不会是真的找个借口,再次与女子相会?

4楼文友: 21:42:24

顾不得其它,我满满倒了两大杯,几乎是一饮而。

这里好像少了个字

5楼文友: 08:26:0 你不会是借机寻那女子约会吧?

你混蛋!

我气的扭头就走,身后仍然传来同学的自言自语声,

那天晚上,真的就发生这么多?

欣赏佳作,问好学习!

6楼文友: 18:50: 4 寒冰拜读佳作,遥祝写作愉快。 你若不离不弃,我定生死相依,寒冰若水天涯梦,伴你万世渡轮回。

7楼文友: 09:57: 1 在墨香的世界,用一支墨笔书写云淡风轻。畅游在文字的海洋,过尽千帆激起浪花朵朵。婉约的文字将丰富的情感融入其中,诗人内心细腻,语言温婉雅致。寒冰拜读,遥祝写作愉快。 你若不离不弃,我定生死相依,寒冰若水天涯梦,伴你万世渡轮回。

葫芦岛牛皮癣治疗费用
小孩腹泻能吃什么
先声药业登陆港股
相关阅读
金色阳光别墅已经封顶2011年3月交房
· 神魔供应商第一百一十二章找那些混的惨却有节能

神魔供应商 第一百一十二章:找那些混的惨,却有钱的搞定一个订单,江太玄静等消息。相信,此刻的云水城已经炸了。传单放上去,肯定有不少人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