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奶奶的小腳一一散文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奶奶的小腳 一一 散文

奶奶是從舊時代走過來的人,舊時代在我奶奶身上最深最顯眼的烙印,就是奶奶的那一雙小腳。

一雙用痛苦、眼淚和屈辱裹就的小腳。

聽說奶奶年輕的時候十分漂亮,等到我認識奶奶記住奶奶的時候,奶奶原本俊俏的臉上已滿是生活的刻痕、歲月的蒼桑。

奶奶打小就要強,什麽事情也不願落到他人的後邊。

奶奶那時的婚姻還是父母作主、媒妁之言,丁點兒也由不得兒女的心願。

奶奶的父母十分喜歡這心靈手巧的掌上明珠,在婚姻上生怕屈了女兒。千挑万選,選中了當時已是教書先生的爺爺。

在孔聖人的家鄉,在儒教的發源地,一個教書先生在莊稼人的眼裏不是舉是個秀才,何況爺爺當時還是文靜俊秀,一表人才。

在眾人眼裏,奶奶和爺爺是天上的一對兒,地下的一雙。

俗話說:心高命不強。

奶奶這一生生了五個孩子,四兒一女。可最後落下的只有我的二大爺和一個半語子的姑姑。

家鄉人說的半語子,是指能聽見能說話但又聽不太清楚說話也說不利索的人。

我的大爺是年輕的時候得肝病去世的,很可能是現在的肝癌。大娘後來改了嫁,帶著孩子去了東北。聽說去了吉林的磐石,後來也沒有了聯繫。

我的父親排行老三,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去世了。據說在我不到兩歲的時候走的。

四叔是人進攻泰安縣城時,被鬼子的炮彈皮崩死的。死的時候才十幾歲。

在我的一生中,父親只是一個名詞、一個代號、一個看不見摸不著的影子。

母親在守寡守到我十二歲時也改嫁到了遼寧。至於我的去留,爺爺奶奶同母親達成了一個協議:

如果我小學畢業後能考上縣重點中學一中的話,就留在山東;如果考不上,就由母親帶走。

其實爺爺早就斷定母親帶不走我,所以才有這個協議。

在我和二大爺家的幾個孩子之中,爺爺是最疼愛偏愛我的。不僅僅是因為我是個沒爹的孩子,主要是因為我的聰明,學習成績又好。

在填寫報考志願的時候,是班主任於老師和母親商議後作的決定。

記得很清楚,有三個志願欄,也就是可以從高到低報考三個學校。別人填的是三個不同的學校,而我則三個志願欄裏填的是一個學校。

泰安縣第一中學。

泰安縣第一中學是當時全國為數不多的實驗學校。五年一貫制,從初中到高中中間不用參加升學考試。

主要任務是為大學輸送優質學生。

升學考試是在縣一中進行的,考試結束後回到了縣城南八裏路的爺爺家。爺爺仔細問了考卷的內容及我的答案,之後舒心地笑了。

本來感覺就不錯,再加上作為教師的爺爺的肯定,考入一中問題應該是不大了。

公布錄取線了,通過托人打聽,我的分數高出錄取線不到二十分。

發榜了,我名落孫山。

原因:當時的大學生必須五官端正、身體健康且沒有缺陷。而我恰恰在五官上存在缺陷。

沒有辦法,爺爺奶奶只好忍痛讓母親帶我走。<从而攻击怪物、破坏障碍物、并帮助吃分数/p>

分手的時候,奶奶哭了,哭的十分傷心。兒子沒了,孫子也走了。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奶奶哭,而且是傷心裂肺的嚎啕大哭。

別看奶奶是雙小腳,在村裏姑娘媳婦中也是出了名的吃苦能幹的人。可以說,跟了爺爺後就享過一天的清福。

爺爺除了教書外,在家是個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甩手掌櫃。

五個孩子奶奶一手帶大,好不容易了,誰成想四個兒子死了三個,三個兒媳婦走了倆,還拐帶走了自己的孫子。

一個半語子女兒好不容易嫁出去,卻多了一個農村人稱二流子的姑爺兒;剩下一個兒媳婦吧,還是個病秧子。

二大娘人心眼兒好,孝順,老實肯幹,可病身子不給作主。得了個氣管炎,很可能是現在的肺氣腫。犯起病來,喘得不行,什麽活也幹不了,反倒讓奶奶伺候她。

二大爺在縣城商業局上班兒,一個星期才回來一趟,什麽忙也幫不上。

奶奶那雙小腳忙得幾乎是腳不沾地兒。

爺爺是書生,是個什麽都講究的人,特別是在吃飯上,哪怕一碗湯也要講究個有滋有味兒。

爺爺從來不吃二大娘做的飯菜,嫌沒滋味兒。

爺爺在家吃小鍋兒。

母親在離奶奶家十八裏外的公社企業上班,每逢節假日帶我回奶奶家。

山東家吃飯的規矩挺多,爺爺奶奶在高的大方桌上吃飯,兒媳帶著孩子在矮的飯桌上吃飯。兒子也就是二大爺回來可以上方桌,由於從小沒了父親,再者不常回來,作為例外我可以上高的方桌上吃飯,母親則在矮的飯桌上吃。

吃飯的時候,爺爺坐在東側的椅子上,奶奶坐在西側的椅子上,東為上,西為下,這是規矩。

山東家的主食是煎餅,同一樣的主食,菜卻不一樣。爺爺吃的是奶奶用小鍋炒的菜,矮桌上是二大娘做的大鍋菜。

隔三差五奶奶會用少得可憐的細糧給爺爺橄上一碗面條。面條只是一碗,那是給爺爺的,奶奶雖然在方桌上同爺爺一起吃,吃的卻是跟二大娘她們同樣的飯菜。

我回家後享受爺爺的待遇。

就因為爺爺非奶奶做的飯可能会在分配的时候出现很轻微的物流中断菜不吃,在我的記憶裏奶奶幾乎就沒有單獨一個人在娘家過夜的的時候。

好在兩家離得近,上午回娘家中午來得及回來給爺爺做飯。只是苦了奶奶,跟娘家人多親熱一會兒的機會都沒有。

奶奶做得一手好針線活兒,家裏大人孩子的衣服全是奶奶做的,誰見了誰誇。親戚鄰居不少結婚出嫁的新衣都求奶奶給做。

奶奶繡的花兒活靈活現,象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真的一樣。

我親眼看見奶奶為爺爺和自己做的裝老(也就是去世時穿的)鞋,鞋底繡的是蓮花。

家裏時興早早把去世時穿戴的這一套都做出來,包括棺材。

讓爺爺奶奶感到自豪的是,他們的棺材不僅早早就做了出來,而且是十裏八村之中最好的。

四吋柏木棺,比起薄很多的楊木棺來說,簡直是天下地下。

這得力於在商業局工作的二大爺,是他為商業局到佳木斯採購木材時順便買的木材。運回來後,找當地有名的木匠傳起來的(做棺材不能叫打而叫傳)

做好的兩口棺材就放在東廂房的磨坊裏,用時才上漆。

爺爺是成交率40.94%一九六八年臨近冬天時去世的。感冒發燒,十七天高燒不退。奶奶衣不解帶地伺候了十七天,無力回天,爺爺走了。

那時,我下鄉在在蓋縣,接到電報後回山東老家見了爺爺最後一面,送了他老人家最後一程。其實,也算是見了奶奶最後一面,因為奶奶去世時家裏沒再我。

也許是太思念爺爺悲傷過度,也許是爺爺在那邊太需要奶奶了。

四個月後,也就是轉年的初春,奶奶走了。

奶奶走得毫無徵照,是任何沒想到的。

那天,象往常一樣,奶奶天剛蒙蒙亮就起床了。梳洗完後,先把過冬。

穿的皮衣皮褲等該晾的衣服拿到院子裏的晾衣繩上晾上,然後再把早飯做了。

家裏有口豬該出欄了,正趕上哪天是集日,求東院的鄰居順便把那口豬趕到集市上賣了。

吃完早飯後,在院子裏支好幾個長條凳子,再將炕席鋪在上面,好晾嗮麥子。

麥子在磨成面之前,必須用水洗凈,經過晾曬幹透才可以。

把麥子洗幹凈了,均勺地鋪在了炕席上。下午再翻勻幾次,太陽落山前已經幹透,再裝進口袋。

總之,這一天也沒閑腳。

吃過晚飯,天已經黑了。東院的大媳婦來串門兒,奶奶陪著坐了一會兒,覺得累了。便說,你們姊妹倆拉呱(嘮嗑)吧,我有點累了,先去歇會兒。

於是,二大娘和東院的大媳婦在堂屋裏拉呱,奶奶則進了東側的臥室床上歇著。娘仨兒裏屋外間地不時地嘮上幾句。

嘮著嘮著,裏間的奶奶沒了動靜。

二大娘問:娘,你睡了嗎?

沒有回音兒,再問,還沒聲。於是二大娘到裏間去看看娘蓋沒蓋好被子。

這一看,二大娘嚇了一跳。

奶奶的棉褲褪了半截,臉憋得發青。二大娘忙問,娘你咋的了?哪難受?

只見奶奶用右手捶著心口窩,強說出一句話:

我難受。

這是奶奶在人世間說的最後一句話。

鄰居大媳婦見狀,撒開腿就去找大夫。等大夫到了,奶奶早已離開了人世。

奶奶得的病是心肌梗塞。

就這樣,奶奶忙碌了一生的這雙小腳終於停止邁動的腳步。

不多不少,離爺爺去世,正好四個月。

從此,奶奶再也見不到她百般疼愛的孫子,我再也看不到慈祥、忙碌的奶奶了。

將近五十年過去了,不管是夢裏見到的還是心裏想的,始終是奶奶那雙永遠奔波不停的小腳。那雙走十八裏路給我和母親送好吃的小腳,那雙拎著二三十斤豬食桶到百米開外豬圈餵豬的小腳,那雙在人生道路上艱難奔波忙碌了六十多年的小腳。

小腳的奶奶,奶奶的小腳。

广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短效口服避孕药的作用机制
贵阳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多少钱
相关阅读
护航网购新消费360推出安全浏览器网购专
· 繁衍生息详细了解比熊犬发情的三个阶段位置

春天来了,这个季节也是比熊犬的“春天”,为了让比熊犬群体数量越来越大,我们就要抓住它最佳配种时期,很多饲主初次喂养比熊犬,总是不知道比...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