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VR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节能

时间:2020-10-28   浏览:0次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我渤海军区成为南到济南,北到天津,西至津浦铁路,东达大海的辖4 县,111 万人口的广大解放区。商河县城是最后解放的一座县城。日本投降后,以伪皇协护民军武定道第一师师长田敬堂(田三秃子)为首的济阳、临邑、德平、庆云、盐山等地的11个伪顽军司令近万人麇集商河城,不但不向我八路军投降,却接受国民党剿共司令的委任状,幻想摇身一变成为国军,继续他们的罪恶统治。

商河县城距省会济南70公里,南迫胶济铁路,西胁津浦铁路,是一重要战略要地。县城经日伪多年的苦心经营,防御设施完备,有内外两层城墙,全部由沙、白灰、土组成的三合土构筑,墙高二丈二尺,城堡、雉堞完整,外城下有两米深,两米宽的盖壕,壕外有1.5米高的矮墙,墙下装有电,矮墙外有深宽各4米的护城沟,构成了攻防结合的防御体系。当时敌人凭着城坚墙固,防御设施完备,认为我军人少,且无重武器,一时难以攻克,气焰非常嚣张,决心负隅顽抗到底。田敬堂得意忘形地炫耀:“弟兄们要精诚团结,固守待援,山东挺进军李延年司令官就要来接我们了,别看城外的土八路瞎闹腾,成不了什么气候!”

周鸿山是在8月15日下午,得到包围商河县城命令的,他带领一连迅速在商河城南集结。商河县委和军分区的攻城的指挥部,设在城东王皮家。商河独立营负责商河城南的阻击任务,周鸿山的一连基本还是在万家坊一带。

此时,济阳、德平、临邑、乐陵、庆云、盐山、惠民等县城已经相继解放,整个黄河以北广大地区,只有商河县城没有解放。从这些县城里逃出来的一部分伪军都躲进了商河县城。其中就有德平的张老十部、济阳的白玉停部、乐陵的李光明部、惠民的刘闷子部等一万多人。他们和“鲁北剿匪”司令田三秃子一起,准备与我军抗衡到底。

辛国治主任和指挥部首长认真分析了敌我军事力量,认为攻城条件尚不成熟,即使攻进城去也不能保证全歼敌人。于是就采取了挖封锁沟的办法,即在敌人城外挖一道封锁沟,先把敌人围困起来,使其成为瓮中之鳖。封锁沟离城最近的地方二三华里,最远的四五华里,沟宽一丈到一丈五,深约二丈,挖出来的土又在沟外筑起两米高的封锁墙。当时正是有“青纱账”的季节,利于隐蔽自己,我根据地人民听说挖封锁沟围困田三秃子,人人踊跃参加,约十万名群众自带干粮,昼夜苦干,不到半个月,周长四五十华里的封锁线就筑成了。

早在8月15日,渤海军区第二军分区部队与附近各县支队将商河城包围,由于考虑到这些武装还不足以攻陷商河县城,军分区领导研究决定,先暂时围困商河县城,为了减少阻击面太广,决定发动广大群众在商河周边挖一道宽四米,深四米的深沟,防止敌人外逃。经过基层村干部的宣传,商河数万群众都赶到商河县城周围,开始挖沟围城。周鸿山的一连据守着万家坊东面,八里庄西面通往济南的公路,防止敌人南逃。大量的村民听说要打商河县城,都兴高采烈,这些国民党伪军压迫了老百姓太久,人们终于可以出口恶气了,都积极支持我军的战备工作,有人出人,有粮出粮。妇女们则日夜推碾子拉磨,制作干粮,缝制服装鞋帽。红霞就是村里最积极的人,她带领姐妹们日夜不停,缝制军服和鞋帽。她们给战士们送吃的喝的,也负责照顾伤员,甚至北京市将向国家电公司、华北电有限公司寻求更多的供电指标比那些挖沟的男人们还累,但是她们的情绪高涨,觉得有使不完的劲。

深沟是在万家坊以北,八里庄以南东西挖的。人们的积极性非常高,大家都自发地从家里拿来铁镐,铁锨,奋力地撅着土。妇女则负责送饭。由于人太多,就分成日夜两班,轮流挖沟。周鸿山和战士们,一边轮流负责监视敌人的动向,一边和乡亲们一起挖沟。周鸿山是个喜欢劳动的人,看见人们都热情高涨地干着,他的心里非常痒痒,叫战士们继续监视着商河方向的情况,他也挽起袖子,跳进沟里,夺过老乡的铁锹,用力挖着。他的脚用力蹬铁锹,铁锹深深 土里,他端起铁锹,双臂用力一轮,那土就飞上了几米高的沟沿。

在挖沟的乡亲们中,也有喜欢热闹的人,他们一边干活,一边讲着笑话,逗得大家都哈哈大笑。一个叫宋子的小伙子,平时就爱讲笑话,拉闲片儿,他在忙活着时,也闲不住嘴,即兴发挥,编了一段顺口溜:“打开商河城,枪毙田三秃子李光明;攻下济南府,活捉汉奸头子李耀武;抓住张老十,让他拉磨当头驴;逮到白玉停,我拧他耳朵踢他的腚!伙计们快快挖,挖好深沟堵住他;敌人来了掉进沟,我军将士把他打,哭爹喊娘把滚打,跪地求饶手扎撒,再也不敢对咱们来欺压!一伙土匪刘闷子,撅腚日猫无处逃,东跑西串急得直冒泡,掉进深沟学狗叫,呼爹喊娘来求饶,来求饶!”大家被他逗得都笑得弯了腰。这些顺口溜后来在商河流行了很久。

商河城里的田三秃子,已经得到了士兵的报告,城外有大量农民在挖沟。他开始有些奇怪,这些泥腿子想干嘛?没事挖啥沟啊,不是还没有到雨季吗?不知道这些泥腿子被八路忽悠着,又干些没用的活。头段时间他们在共产党的鼓动下,瓜分了我的田产,说要打地主,分田地,这不是胡闹吗?我一家几代辛辛苦苦值买的土地,一夜之间就成了这些泥腿子的了,太不像话。共产党分了我的田地,争我的地盘,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啊。他并没有太理睬城外挖沟的事,因为他觉得现在商河城坚如磐石,城里有这么多的部队,商河城外也有重兵把守,这些泥腿子也起不了什么风浪。

但是十几天后,十多天后,商河县城周围70里的范围,都被挖出了深沟,田三秃子终于明白了,这是土八路的阴谋诡计啊,他们这是想挖出深沟围困我们,不让我们外逃啊。呵呵!他们也太小瞧我了,我们这么强的阵容,根本就不怕他们来攻城,即使被围困,我也不怕,济南的王耀武司令,早就说好了,派大批援军支援商河。再说我也不会逃,我根本就不想逃,逃啥呢?商河县城内外,驻扎着这么多的军队,堆积的粮食足够商河城支撑一年。

9月1日以前,我军首先扫清商河县城的外围据点。分别端掉了王楼、前铺、赵家、东三里、大郭家据点。但在随后攻打八里庄和殷巷据点时,我军颇费了些周折。八里庄原来就是商河县的兵营,日本人来了后,在八里庄修建了一个大院,周围用夯土修建起围墙,驻扎着一千多的日伪军,附近的老百姓都把鬼子大院叫做土围子。日本人投降后,这些田三秃子手下的伪军,跟随田三秃子被国民党收编。几个县城的日伪军都逃到商河县城后,田三秃子把自己的部队调进县城里作为禁卫军,保护自己的安全,把几个县城的几个汉奸伪军头子调到城外的各个据点,作为外围防守。

现在八里庄土围子里,驻扎着原济阳伪警备大队的一千多伪军,大队长是白玉停。白玉停是个回民,是个心狠手辣的人,曾经帮助日本人参加杀害了我抗日根据地的大批人民群众,是个十恶不赦的大汉奸。我军在傍晚时发起了攻击。周鸿山带领一连从东门向里冲,但敌人用重机枪封锁了我军前进的步伐。我军只有轻机枪,远距离根本对敌人构不成太大的威胁,一时间我军无法攻克敌人的防守,一筹莫展。我军虽然作战勇猛,组织了几次进攻,但都失败了。在敌人机枪的扫射下,我军伤亡惨重,不得不暂缓发动攻击。

到了9月2号夜间,周鸿山带领战士来到紧靠土围子的南边的围墙南的房舍里,这里的民房距离土围子只有十米。从正面进攻到围墙下是不可能的,因为敌人早就在围墙上打出了抢眼,对靠近的人射击。这十米的距离,让周鸿山颇费了一番脑筋,怎么才能越过围墙呢?有一名战士非常机灵,他说可以挖地道到墙那边。周鸿山恍然大悟,对呀,现在战士们都参加过挖深沟,都有挖土的经验,何不挖个地道进入大院,那时就可以里应外合,迅速歼灭这伙敌人。

于是,战士们都找来铁锹,开始挖地道。挖了一天一夜,地道在第二天夜里挖好了,周鸿山带领一连战士,趁夜间偷偷从地道里潜入到大院里,迅速冲到大门口,打死了几金融领域一个最令人着迷的地方就是十名伪军,把重机枪也缴获了。他们打开了大门,早已等在外面的我军战士们,立刻从外面冲进来,杀向四处,周鸿山带领战士向伪军的营房冲去。不到一刻钟,就把几百名熟睡的伪军俘虏了。白玉停听到动静后带着三百名残军败将,趁混乱逃进了商河县城,其余几百名伪军缴械投降。田三秃子苦心经营的八里庄土围子被我军占领,商河城南暴露在我军的枪口下。至此,商河外围只剩下北边的殷巷镇还在敌人的手里。

殷巷镇是一座古城,从古代就低矮的城墙,经过日本人的加固,城墙更加坚不可摧。这里驻扎着从德平逃来的一个团,共约一千多人,团长就是张老十。张老十这几年跟着日本人杀害了很多抗日群众,自知不能被共产党原谅,没有在德平投降八路军,带领他的伪军弟兄一千多人,逃到了商河县城,但是田三秃子却非常不信任他,把他派到商河城北的殷巷镇驻防。

早在8月20日,我军就把殷巷镇包围了,但是由于城墙坚固,城中驻有重兵,张老十自持可以坚守,拒不投降。我军派去攻打的武装力量也不多,只有独立营的两个连和县支队的五百多人。攻打了已经1 天,可殷巷镇却纹丝不动,还使我军几十人受到伤亡。现在已经把所有外围据点肃清,还把驻有重兵的八里庄土围子端掉了,我军已无后顾之忧,由军区一部继续在商河城南据守,把主力一部和周鸿山的一连调往殷巷镇,支援独立营和县支队。到了殷巷镇,军区领导开会研究破敌之策,会议开了很久,都没有拿出可行之计。

周鸿山是非常了解这个张老十的,作为曾经的大舅子,张老十救过自己的命,他想凭借自己和张老十的关系,独自去说服张老十,弃暗投明。于是他向在座的领导提出了自己的意见,领导们非常赞同,同意了他的请求。

周鸿山来到城前高声对着守城的伪军士兵说:“我是周鸿山,曾经是张团长的妹夫,请弟兄们前去报信,说我有要事相商!”

有士兵匆忙跑下城去。过了大约一袋烟的功夫,城楼上出现了张老十的身影,他向下仔细看了看,发现了站在城门前的周鸿山和两个八路军战士,立刻露出了笑脸,对士兵命令到:“提起吊桥,开门!”

吊桥慢慢放下,城门打开了。周鸿山和两个战士不紧不忙地走进城去。吊桥随即升起,大门紧闭。在城门里面,张老十赶过来握住了周鸿山的手说:“兄弟,咱们可见面了!这一别就是几年,你最近可好?”

“好,好,我们八路军现在发展的非常迅速,我也挺好的,几年不见,还真有些想十哥你的。”周鸿山和张老十客套着,被请进了张老十的团部所在地。

到了团部,张老十脱去军装,露出了白色纺绸褂子,他安排人赶紧沏茶。周鸿山在张老十的屋里看了看,发现前面的台安上有一副字,看样子是才书就的,字体还有未干的墨迹。纸上写的是岳飞的《满江红》词,字字墨色淋漓,字体饱满,便道:“十哥又在抒发怀古豪情啊?”

张老十叹道:“想我张老十戎马生涯十多年,尝够了蒋中正‘曲线救国’苦头,被日本鬼子欺负的跟个孙子似的,现在日本人终于投降了,以为可以享几天清福,可是你们八路军又打过来了,让我无家可归,在田三秃子的手下受气!”

“十哥,你何不反水跟随共产党,国民党被蒋介石独裁,国家遭难,民不聊生啊!”周鸿山道。

“不行,不行。”张老十立刻把头摇成了拨浪鼓。“咱们的老乡,上官云相已经给我来信了,他现在是华北的剿共司令,他已经委令我当商河的县长,不久委任状就要下来了,到时你看我怎么收拾田秃子!”

“十哥,你别做梦了,现在华北的县城都被我八路军解放了,商河县城也被八路军包围了,不久就会被我军攻占,到时你去哪里做县长啊?”周鸿山提醒张老十。

“兄弟,你可别这样说,济南已经派军队来增援商河了,商河本来就兵多将广,就凭你们那些乌合之众,根本就别想打商河。再说,我杀害了太多的抗日分子和共产党人,共产党不会饶了我的。”张老十说。

“济南能来多少兵马?我们虽然现在的力量不大,可是过一段时间我们的主力来了,商河会很快被打开。你只要投降,我相信我们的政府不会难为你的。我们的政策就是缴枪不杀,欢迎你们弃暗投明。”周鸿山说。

“兄弟,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大哥,就带领你的兄弟来帮我,不然别的话就不要说了。我可不愿投奔共产党,你能保证他们不跟我清算我杀害那些人的帐?你能保证我过去还是个团长或者更高一点的官吗?”张老十脸色很严肃地说。

“我不能保证你当官,但是我相信我们的领导会考虑不追究你的过去。”周鸿山说。

“那还是算了吧,请不要再说了,我们人各有志,到时我真如果当了县长,会请兄弟你当个团长的。我知道你干了这么多年的八路,受过几次伤,差点把命搭上,可是现在还不是个小小的连长。”张老十想说服周鸿山。

“是啊,我是一个连长,可是我觉得这官就不小了,我们都是为劳苦大众服务的,不是为了当官才干革命的,不像你们,为当官都勾心斗角,互相算计,可是你们这些当官的为人民做了什么,还不是鱼肉百姓,自私自利?”周鸿山越说越生气,提高了嗓门。

共 209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解放战争,是我们民族史册上一曲壮歌,是我们走向和平的前奏。每一个城市的解放,都凝聚着共产党人的心血,都流淌着革命先烈的鲜血。当然,小说中所写到的解放商河城也不例外。解放商河城,是我军打响的第一座城市的攻坚战,也为以后的城市攻坚战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小说中,周鸿山这个人物形象生动具体,他知恩图报,在对待张老十的问题上,犯下了错误,被降职,但这并没有影响周鸿山的一腔热血,他仍然为了战斗的胜利不计较被于喜贵打压,仍然冲锋在前,为战斗出谋划策,令人敬佩。另外,小说具有很高的史料性价值,足见作者在创作的过程中严谨认真的态度。不论是对敌人的说服,还是激烈的战斗,都有非常精彩的描述,也充分反映出了共产党人的胸怀宽广,为民族解放事业义勇当先,是一篇具有正能量,振奋人心的小说。推荐赏阅。【:哪里天涯】【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0:51:17 问好成敏,感谢赐稿短篇栏目,祝创作愉快!

回复1楼文友: 22:07:57 感谢老师的精心和精彩编按,老师辛苦了!问好敬茶!

回复2楼文友: 22:09:04 感谢老师的美评和鼓励,遥握!

儿童健脾胃的汤谱大全
宝宝经常受凉怎么办
碧凯保妇康栓贵吗
相关阅读
海南开展文明大行动提升国际旅游岛软实力
· 互联网成功之我见少空谈多做事公积金

互联成功之我见:少空谈 多做事A5任务 SEO诊断选学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如今,互联发展的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普及,在这里谈一谈我在互联路上的一...

友情链接